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摄玩主

生活只能以玩为主,任时光在玩乐中流逝

 
 
 

日志

 
 

十四年弹指一挥间  

2012-09-11 23:49:56|  分类: 社会见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看日期,已经十四年了,需要纪念下。十四年前,愤然离开一家国企通信运营公司的某城市分公司,本想远离那些利益争斗和精神上的挤压,找地方过平静一些的生活,没想到却触怒某些政商势力,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直到现在,而且还不知再延续多久。
2012年09月11日 - 独立寒秋夜 - 独立寒秋夜
 为什么要离开?在外人看来,那是多么好的一家公司啊,国内三大运营商之一而不惧倒闭,天天吹着空调而四季如春,工作清闲到需要以玩电脑游戏打发时光,还有闲到无聊需四处发骚的恐龙,似乎可以在此等着退休。听人说领导已为我设计好了生活,而且也广为告知了,包括我当地的亲属都暗中联络好了,似乎我前面工作过的公司的前同事也有些耳闻,而我却“不识好人心”毅然离开,自然是众叛亲离,似乎一瞬间,那个已工作八年的城市变得如此冷漠,半年时间四处碰壁,感到这里不再可能有立足之地,随毅然打点行装南下珠三角,卷入打工大军。
其实离开这个公司,在入职几个月之后就早已注定了,只是在等一个时机。我去后几周后通信设备就到达,然后就是一个多月忙碌辛苦但却简单快乐的“安装工”生活,每天一早随车出发到需要架设基站的地方,然后三个人分别背着一卷卷电线电缆上到最顶层的某个房间(大多没电梯),按照先前设备厂商督导的演示架设好几台设备的线路连接,一般需要忙碌一天。当时都带着初创者的一种憧憬,认为勤勤恳恳的工作会在这个新建不久的公司获得长远的奖赏。但在安装工作阶段将近结束时,经理请大家吃饭,席间一句话“你们当中20%将被淘汰”,使本来很融洽的同事关系骤变,其中几个人联合起来准备挤走另一个同事,我有些看不惯,对此表示了不满,然后这些人就把驱赶的目标针对了我。先是不再派我工作,我自然乐得清闲;贬低我的工作,我也只能忍下来。这些人难以找到借口开走我,只能结起伙来排挤我、疏远我,我当时还想着或许将来有展现自己的机会,而且另找工作也需要时间,就与这些人冷战,想坚持下来。
我这么不识时务、不听招呼、不随大流、不会来事,其实后来想主要原因是学校毕业后进的是一家小公司,因为只有几个大学毕业的学生,而且专业有区分,没有可替代的人,没有进行“社会洗礼”。其间虽也曾因不够迎合电工出身的科长被下放车间晾了几个月,但反而有时间细致研究产品的原理,因此能维修疑难杂症,在工人中赢得一些名声。但确实太年轻,社会经验太少,后来主持技术部工作时处理各方面关系不成熟,招致上级及下属都有些不满,也深感难以起到相应作用,在企业半停产状态后参加招聘会,几次失败后,竟然那家作为企业标杆的大企业聘用了,喜出望外,想尽一切办法才办好手续,兴奋地上班了。
但这次跳槽,却以失败告终,只工作了半年多,感到精神压抑,“负激励”的管理方式无法适应,而这是这家名企的管理“法宝”,我是无力对抗的。而且我的专业与公司岗位的行业相差很远(而当时招聘的岗位没有让我去),都是新行业新知识,从头再来有些吃力,就在要正式签合同前离开了。
在经过几个月过渡后,通过找熟人总算进入了梦寐以求的那家跨国通信设备合资企业,以前几次想进入都未能如愿。工作简单,管物料,但工作气氛宽松,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和拉帮结派,有些遗憾的是想做技术含量更高的职位未能如愿,但也有收获,因为工作中接触了计算机软件,还在工作空余时间学习了一些编程,半年多后就可以很熟练作出一些提高工作效率的小程序,也能让人有些刮目相看(靠熟人关系进入一般都只能做较低职位)。
大概还是“想法太多”,还没做满一年,有人介绍我去应聘那家即将建立的通信国企,想着在已经有千人的合资企业难以有更多机会,因为当时那个城市的自认为优秀者挤破头要进入,而且还在很多城市招来专业人士(包括留学生),来得晚就机会不多。而一家新建公司,或许会有无限可能,而且感受到了成家的压力,房子对我当时的工资来说还是奢望,这在合资企业是难以指望的,希望国企有可能。没想到这个天真的想法成为我的梦魇,最终导致以后14年的浪迹天涯。或者正是没有看到“忠诚胜于能力”,太相信自己的工作能力,而不情愿趋炎附势,看不惯的就想扛住,扛不住就想逃走,但没想到有的人有那么大兴趣到处布网,花费十多年也要制服“泼猴”,不惜动用一切资源。其实,主要还是想着自己只是个“小人物”,跳几次槽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有的人就是要当作国家大事来对待,江胡要讲话,省市官员要出面,富豪也出来不少,名嘴也不吝唾沫,主流媒体文章连篇累牍,电视也要做专题,还不知动用了多少警力,才闹出那么大动静。当然我是不敢想这就是针对我的,只能觉得是主观臆想,惊动那么多高级领导,难道我是省部级或者至少是厅局级,广州劳动部门发布的党委书记工资指导价是每月2万,深圳的局长月工资据说也要上万,梦想一下也流口水,(他们也没有我这样被“重视”啊),希望最好就是啦,最好按这标准补发,就不愁养老金了。
在那家国企通信运营公司最终也只干了两年多一点,感觉上总要防着被人算计,精神压力有些承受不了,而且最终还是“年轻人”后来居上,朦胧的希望都已破灭,也就只能离开,是在被人告知“要走现在就走,不然就走不了,我们可以一手遮天”之后几个月,看来是走的不是时机,被人忌恨了。半年后去珠三角,开始也是自信满满,认为找一个2000元的临时工作不太难,暂时安定一下并赚些钱,几年后形势改善再返回。但是有的人就是本事大,“惹不起也躲不起”,消息已经遍布,找工作就四处受阻。当年就三下广东,看形势不利就去云南旅游,结果就两次露宿街头、一次被抢劫,还在收容遣送站(如同监狱)住了几天几夜,受尽磨难,很明显有警方参与其中。三年之后,我的8年积蓄全部花完,再次露宿街头,正应了“你要做乞丐吗”的告诫。几次走在生死边缘,也可以说心理上已经死过几次了,反而下定决心,不再逃避,而是要战斗,不允许我待的地方就一定要待下去,不让我说的话就要说(有人警告“不要再说了,再说就对你不客气”),我的生活目标就是对着干。
从每月1500元干起,而且还什么事都不让干成,设计的实验板会被人故意烧坏,或者设计的样板不让外出加工,也有时是在试用期就被人炒鱿鱼,新找工作去面试会被技校毕业的“小毛头”贬低。其实,珠三角大多都是来料加工厂,很多所谓工程师只是技校出来的维修工而已,都能找这样的来贬低我,可见那些要围堵我的水平和见识之低下了,但就是能做得出来,而且是十几年。还有人跟踪我,把十多年前我曾经的同事找来,只露一下面就走掉了,我有时要想很久也未必记起来名字,都不知谁给报销路费。并一直对我进行监控,言论也不知会上报到何处,然后媒体上就能看到一些相关报道,也难怪有人暗中告知搞事的是记者和警察(包括保安)。
14年间,去过长三角,在杭州干过几个月(因被警察支持的人殴打而离开),在福建干了一个月还不给工资,其他时间大多在珠三角度过(岭南的冬天会比较好过一些),粗略计算一下,总共工作时间不超过5年,最长连续工作期限不超过半年。珠三角中,最早在从化(广州工资最低的地方),后来在惠州、番禺、中山、东莞、广州,已难以记清每个曾经住过的地方。这些年主要在深圳了,虽然数次被威胁(包括暴力威胁),也没准备离开,越不让我待的地方就是我要待的地方。
14年了,有时也在自问,这样是否值得?似乎没有意义,一切似乎都失去了,当年认为宝贵的并很努力追求的一切都永远不会得到了,成了纯粹的无产者。但再自问,我哪里错了?或者说哪件事随了他人的意愿或许就不会这样了?但我的回答一定是:我绝不会那样做,因为这都是我的自由,我绝不会放弃自己应有的权利,这是我的做人底线。其实,正是这14年的经历,才更使我更觉得当时离开的绝对正确,连离开自由都没有的地方当然就不是人待的地方(他们可以随便赶人走,却不允许他人选择离开)。既然什么已经都失去了,也就不需要再顾及什么,怎样都不可能让时间倒流,当然也就只能一往无前。我不可能接受屈辱地生存,那还不如痛快地自由地死,经历了如此多的磨难,生死与我如浮云。希望,再持续14年,那就接近我的退休年龄了,也就可以战斗的一生而告谢幕,不然我以后的日子不知是否还能找到生活的目标。
14年就这样过去了,很多事还如同昨天,印象深刻,永难忘怀。就在这个即将满14年的日子里,写此篇以纪念。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