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摄玩主

生活只能以玩为主,任时光在玩乐中流逝

 
 
 

日志

 
 

民族文化与西化(摘)  

2008-02-07 22:55:48|  分类: 敏感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提出“要现代化,不要西化”,这些人讲的“不要西化”有一个特别的含义,就是中国人不配或不准享有西方现代公民享有的那些基本权利,也就是自由、民主、法治、宪政、人权,这些现代制度都不能要;而对于英语、西餐、西装什么的这些人倒是觉得无所谓,可以接受,甚至不妨洋酒、洋装奉为时髦,洋车、洋房趋之若鹜,这就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顾名思义,“西化”应该指西方无论现代与否从古至今一直就有的东西,如英语、圣诞、西餐、西装之类;而“现代化”则是指那些在现代以前(例如中世纪)即便西方也没有的、而西方以外的其他民族若要进入现代化也必须有的那些东西,如宪政、民主、法治、人权之类,这些东西在西方也不是从来就有的,以前他们也没有,中世纪西方就没有自由、民主、人权这类东西,他们也是在(近)现代化过程中才有了的。因此,真要讲“要中国的现代化,不要西化”,那就应该建立宪政、民主这类作为“现代”特有物的东西,而西餐、西装、英语这类“西方”特有物倒未必要看得那么重。然而今天一些号称“要现代化不要西化”的人其实完全相反,他们拒绝民主、宪政之类,却爱好西餐、西装、洋车、洋房,以讲英语为荣,甚至不喜欢民主、自由,却很喜欢西方中世纪那一套。比如,有人说不允许把“西方的”人权标准加之于中国,其实他指的是我们不能适用于西方现代的人权标准,却非常喜欢用西方中世纪的人权标准来强加于我们。这不是最典型的“只要西化不要现代化”吗?
现在很多人一讲中国文化就讲儒家,老实说我觉得儒家确实不像过去一些人说的那么坏,但实际上现在被认为“中国文化”的许多东西,其实也不是儒家的,儒家仅仅是我们中国文化中“诸子百家”中的一家。“民族文化”应该是一个民族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一直有的,而其他民族却没有的东西,就是一个民族不同于其他民族的东西。各种各样的中国人,有主张帝制的,有主张民主的,有马克思主义者,有自由主义者,有基督徒,也有儒家,与其拿某一种思想流派,尤其是拿某一种主张特定“制度”而且有争议的思想流派,来作为我们民族“文化”的代表,不如拿一个更超越的东西。真要讲“国学”,当然不能只讲儒家,国学显然不等于儒家。虽然中国许多统治者都比较喜欢讲儒学,至少他们皇家自己的规则就一点也不儒学,历代宫廷政治中,骨肉相残,流血丹陛,烛影斧声,兄弟阋墙,弑父屠子,上烝下报,墙茨之丑,这种事不知有多少。如果大家做一个统计的话,我相信中国历代皇室中发生的违背儒家义理的这类事情绝对超过中国的平民,也绝对超过西方的平民。所以真要讲文化的话,我觉得很难用这些东西作为民族性的代表。作为一种思想流派,我不认为儒家就等于中国文化,但是把中国的许多坏事,例如上面说的九重宫禁之内的龌龊事归罪于儒家,也是不对的。春秋之际,老子的“无为”本是对当时的霸者雄者汲汲于穷兵黩武之“进取”不以为然,而以小国寡民的“周制”为“自然”;孔子则积极入世地鼓吹“兴灭国,继绝世”,以“从周”为理想。二者虽有积极消极、有为无为、入世出世之别,寄情于周制、不满于强横、倾向于温情的贵族政治而厌恶苛暴的官僚帝国则相同。有些人认为老、孔并为抵制法家暴秦“进步”的“倒退论者”,虽褒贬不足取,而判定并非无因,现代自由人权思想,本难以苛求于古人,中国古代没有,欧洲中世纪也未必就有。但现代化并非忽从天坠,其基本的人性根源,当然在中在西都源远流长。而贵族政治对君主独裁的抵制,实为西方近代宪政共和的源头之一。令人称道的英国大宪章,其基础即为贵族制而非民主制,以后是贵族宪政演化而进为民主宪政。在现代化的新背景下,拒斥暴秦的我国古代贵族思想也未必不能为今天的现代化提供资源。
看严复的西学译著,翻译密尔的名著On Liberty,没有直译为《论自由》,而是造了个汉语词组“群己权界论”作为书名。他认为近代的自由主义其实不像有些人讲的那样是只讲个人的,或者说是只讲集体的,所谓自由主义强调的是群域与己域之间的区分,是两者的界限。换句话说,属于个人领域的事儿就是要自由,公权力不能乱干预;而属于公共领域的事情就是要民主,个人不能专断。群域要民主,己域要自由,群己之间应该有确切的界限。不能群己不分,更不能群己颠倒:个人专断公共生活,破坏民主;国家侵犯个人领域,破坏自由。至于群己之间界限中有些模糊的领域,怎么办呢?让大家自由表达意见后民主划定,但并非永远定死,过几年大家可以对这些模糊领域重新考虑,是群是己再划一次。
现今最大的问题,在于很多人把“制度”和“文化”混为一谈,往往用坚持“民族文化”为理由来为一些早该变革的制度弊端做掩护,似乎见了皇帝不下跪就不是中国人。而在这个现象的反面,另一些人又以制度之弊来证明我们的“文化”不行,似乎不讲英语、不吃西餐就不能“现代化”,造成对我们文化的虚无主义态度。
(本文摘自秦晖对《汉语文化读本》(吴茵、唐逸编著)的介绍文章《现代公民如何弘扬“汉语文化”?》,因不知道联系方式,未能征求同意,想一想不是商业使用,也就不那么费事了。如果有断章取义之嫌,是本人的作为,与原文无关。)


"+userLink+""; $('miniAd').show(); } }, onFailure: function(){} }}); } showMiniAd();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