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摄玩主

生活只能以玩为主,任时光在玩乐中流逝

 
 
 

日志

 
 

读《东周列国》之十七--夫妻  

2006-09-25 15:59:01|  分类: 东周列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东周以来,男女关系的观念变化很大,而《东周列国志》成书于程朱理学盛行的明代,我无法分辨哪些是史实,哪些经人篡改,哪些为后人杜撰。只能列出有特色的故事。
古代中国,盛行一夫多妻,特别是君王,后宫美女成群,争宠成永恒的主题。周幽王自从得到褒姒,迷恋其色,居于琼台三个月,不进申后之宫。申后不胜其愤,一天带着宫娥到琼台,正遇到幽王与褒姒联膝而坐,并不起身迎接。申后大骂褒姒,幽王急忙劝解,申后恨恨而去。褒姒才知道来的是王后,需要去朝见。褒姒仍不去朝正宫,使得太子为其母出气,借故打了褒姒,被贬出京城。后来幽王废申后,立褒姒为后。
君王的女人往往吹枕头风,可内容却不一定相同。楚庄王好猎,樊姬谏之而不听,于是不食鸟兽之肉。庄王认为是贤内助,立樊姬为夫人。楚庄王与虞丘论政,到半夜才回宫,夫人樊姬问:“虞丘何如人?”庄王说:“楚之贤者。”樊姬说:“以妾观之,虞丘未必贤。”庄王问原因,樊姬说:“臣之事君,犹妇之事夫也。妾备位中宫,凡宫中有美色者,未常不进于王前。今虞丘与王论政,动至夜分,然未闻进一贤者。夫一人之智有限,而楚国之士无穷,虞丘欲役一人之智,以掩无穷之士,又乌得为贤乎?”庄王善其言。
男人爱美色,人之常情,何况君王。但却有丑女的故事。齐军击败魏军,杀庞涓,赵、韩、魏皆惧而与齐通好。齐宣王遂自恃其强,耽于酒色,用游说之士,不修实政。一天,宣王会宴,盛陈女乐,有一妇人,广额深目,高鼻结喉,驼背肥颈,长指大足,发若秋草,皮肤如漆,身穿破衣,自外而入,称:“我是齐之无盐人,名钟离春,年四十余,择嫁不得,特来求见王,愿入后宫。”左右皆掩口失笑。奏知宣王,宣王召入,问:“我宫中妃侍已备,今妇人貌丑,不容于乡里,以布衣欲干千乘之君,得无有奇能乎?”钟离春说:“我无奇能,只有隐语之术。”钟离春扬目衒齿,举手再四,拊膝而呼:“殆哉,殆哉。”宣王不解其意,问群臣,无人之其意。钟离春说:“妾扬目者,代王视烽火之变,衒齿者,代王惩拒谏之口,举手者,代王挥谗佞之臣,拊膝者,代王拆游宴之台。”宣王怒,欲斩之。钟离春说:“申明大王四失,然后就刑。秦国富强,将与齐争胜,大王内无良将,边备渐弛,此妾为王扬目而视之。妾闻‘君有诤臣,不亡其国,父有诤子,不亡其家。’大王内耽女色,外荒国政,忠谏之士,拒而不纳,妾所以衒齿为王受谏也。王驩等阿谀取客,驺衍等迂谈阔论,虚而无实。大王信用此辈,妾恐其有误社稷,所以举手为王挥之。王筑宫筑囿,殚竭民力,虚耗国赋,所以拊膝为王拆之。大王四失,危如累卵,而偷目前之安,不顾异日之患。妾冒死上言,倘蒙采听,虽死何恨?”宣王听后,即日罢宴,以车载钟离春归宫,立为后。
古代政治婚姻很常见,联姻得好,两国和睦,如果婚姻出问题,也可能危及政治。蔡穆公以其妹嫁给齐桓公为第三夫人。一天桓公与蔡姬乘上小船,到湖上采莲游乐,蔡姬用水洒桓公作为游戏,桓公阻止。蔡姬知道是桓公怕水,故意晃动小船,使水溅湿桓公的衣服。桓公大怒,说:“婢子不能事君。”派人把蔡姬送回蔡国。蔡穆公也很愤怒,说:“已嫁而归,是绝之也。”竟将其妹再嫁给楚国,为楚成王夫人。齐蔡结仇。
政治婚姻在政治上联合时还好说,反目时站在哪一边就成为难解的问题,不同人有不同看法。
宋迫使郑大夫祭足拥立公子突为君,又让祭足以女嫁雍纠(雍氏为公子突母家),以雍纠为郑大夫。公子突即位为厉公,大小政事皆决于祭足,厉公因受制于祭足,想杀之。雍纠看出厉公的心思,厉公则因为雍纠是祭足的女婿而不敢明说,雍纠说:“纠之婚于祭氏,实出宋君所迫,非祭足本心。”厉公说:“你如果杀祭足,我让你代他的职位。”于是策划杀祭足的计划。雍纠回家,见到祭氏而神色不正常,被祭氏看出,说:“夫妇同体,事无大小,妾当与知。”雍纠仍不肯讲。祭氏以酒醉雍纠,乘其昏睡,诈出真相。祭氏说:“既嫁从夫,我父亲行止日期不定,我先回娘家探听一下。”祭氏回家,问其母:“父与夫二者谁更亲?”母亲说:“父比夫更亲。未嫁之女,夫无定而父有定,已嫁之女,有再嫁无再生。”祭氏于是双眼流泪,说:“我今日为父,不能顾夫了。”把雍纠的阴谋告知母亲,其母大惊,转告祭足。祭足于是杀雍纠,厉公出逃蔡,听说是雍纠告诉祭氏所以泄露给祭足,厉公叹道:“国家大事,谋及妇人,其死宜也。”
卢浦癸与王何皆为齐庄公侍从,崔杼、庆封杀庄公后逃往鲁,一直想为庄公报仇。庆封专权,荒淫自纵,与卢浦嫳换妻而宿,国政交于其子庆舍。卢浦嫳之兄卢浦癸从鲁返回,附从庆舍,卢浦癸有勇且善谀,庆舍很喜欢,把女儿庆姜嫁卢浦癸。卢浦癸又向庆舍推荐王何,卢浦癸和王何成为庆舍的侍从。大臣高虿、栾灶等与庆氏不和,卢浦癸、王何联络高、栾等,准备杀庆氏。卢浦癸部署家丁,其妻庆姜说:“你有事而不与我谋划,一定不会成功。”卢浦癸笑着说:“你是女人,怎样为我谋划?曾经郑大夫雍纠,与郑君密谋,泄露给其妻,导致身死而君逐,为世人大戒。”庆姜说:“妇人以夫为天,夫唱而妇随之,况君命乎?雍姬惑于母言,以害其夫,此闺阃之蟊贼,何足道哉?”卢浦癸说:“假如你处雍姬之地,怎么办?”庆姜说:“能谋则谋之,不能谋也不敢泄。”卢浦癸于是告知密谋。庆姜说:“我父亲刚愎自任,耽于酒色,怠于公事,不激他可能不会外出。我去阻止他出行,他一定会外出。”卢浦癸说:“我把性命托付你,你不要学雍姬。”庆姜去告诉庆舍:“听说高、栾要在你外出时,行不利于你的事,你不要外出。”庆舍怒:“就那两个人,我睡着时都能处理他们,还敢为难我?我怕什么?”齐景公祭于太庙,诸大夫皆参加,庆舍也到。庆氏用家甲保护,卢浦癸、王何执戈立于庆舍左右。高、栾、陈、鲍四家家丁攻入,庆舍正要起身,被卢浦癸刺死,四家灭庆氏之党。
中国有个古话:贫贱之妻不下堂。许多人年轻时都可能有不如意的时候,这时往往会娶妻生子,有的人后来可能时来运转,升官发财,对糟糠之妻怎么办也是个问题。
齐景公到晏婴家,见其妻,对晏子说:“你妻老而丑,我有爱女,年少而美,愿纳给你。”晏婴说:“人以少姣事人者,以他年老恶可相托也。臣妻虽老且丑,然向已受其托矣,安忍倍之?”景公叹道:“卿不倍其妻,况君父乎?”于是深信晏子之忠。
吴起,卫国人,去鲁学儒,齐大夫田居到鲁,嘉其好学,与之谈论,渊渊不竭,以女嫁之。后来吴起弃儒学兵法,三年学成,鲁相国公仪休常与之谈兵,知其才能,言于鲁穆公,任为大夫。吴起禄入既丰,多买妾婢以自娱乐。齐国派兵伐鲁,公仪休荐吴起为将,穆公因吴起娶齐田氏之女,“至爱莫如夫妻”,踌躇不决,公仪休把原因告诉吴起。吴起返家,杀其妻,以帛裹其头见穆公,穆公拜吴起为将。
那么在丈夫困顿之时,或在丈夫空有一腔抱负却无法施展时,或是丈夫才疏而志大时(往往很难判断是哪种),妻子往往是希望满足现状的,毕竟老婆孩子热炕头是多数人的必然选择。但也有人有另外的选择。
晋公子重耳逃往翟,留翟十二年,娶季隗为妻。后来晋惠公派人刺杀重耳,重耳听说后准备逃往齐国,临行对季隗说:“你要尽心抚育二子,等我二十五年不回,才可别嫁他人。”季隗说:“男子志在四方,我不敢留你。可我已二十五岁了,再过二十五年,已经很老了,怎么可能再嫁呢?我一定等你,不要疑虑。”重耳到齐,齐桓公选宗室中的美女给重耳,称齐姜。重耳在齐七年,衣食无忧,朝夕欢宴,溺爱齐姜,不问外事,根本乐不思“晋”。从人赵衰、狐偃等看到齐国无力帮助重耳复国,想见重耳商量复国之事,等候十天也无法见到,于是商量以打猎为名劫持重耳离开齐国,不想计谋被齐姜知道。狐偃等第二天来请重耳打猎,重耳以有病推脱,齐姜急忙见狐偃,问打猎的目的,狐偃不肯讲真话,齐姜挑明已知道其谋,并约定夜晚把重耳灌醉,然后交给狐偃等带离齐国。狐偃说:“夫人割房闱之爱,以成公子之名,贤德千古罕有。”重耳因此不得不周游列国,后来终于复国为晋文公。翟君派人送季隗归晋,齐孝公派人送齐姜归晋,齐姜对重耳说:“妾非不贪夫妇之乐,所以劝驾者,正为今日耳。”重耳立齐姜为夫人。
男人见异思迁很常见,有些女人,为避免丈夫发达而想法太多,多娶姬妾或抛弃自己,千方百计让丈夫安于现状,只满足于老婆孩子热炕头,往往不会鼓励丈夫进取,而有些女人则不同。
百里奚三十岁娶杜氏,生一子,因家贫不遇,想外出找机会,考虑到妻子无依靠,恋恋不舍。杜氏说:“妾闻‘男子志在四方’,君壮年不出图仕,乃区区守妻子坐困乎?妾能自给,毋相念也。”家里只有一只鸡,杜氏杀鸡为百里奚饯行,使百里奚饱餐一顿。临别,杜氏抱子,牵百里奚衣襟说:“富贵勿相忘。”百里奚在外数十年,最终成为秦的相国。杜氏则纺绩度日,遇到饥荒,不能存活,带儿子到他乡求生活,展转流离,来到秦国,以洗衣为生。听说百里奚为秦相国,不敢相认,自愿到相府洗衣,因很勤劳而讨人喜欢。一天,百里奚在堂上,听乐工弹唱,杜氏自请为相国歌一曲,唱起过去与百里奚在一起时的歌谣,百里奚“闻歌愕然,召至前询问,正是其妻也,遂相持大恸”。夫妻团聚。
乐羊尝行路,得遗金,取之以归,其妻唾之:“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此今不知来历,奈何取之,以污素行乎?”乐羊感其之言,乃抛金于野,别其妻而出,学于鲁、卫。过一年来归,其妻方织机,问:“学成了?”乐羊答:“尚未。”妻取刀断其机丝,乐羊惊问原因。妻说:“学成而后可行,犹帛成而后可服。你学尚未成,中道而归,与此机之断有何区别?”乐羊感悟,复往就学,七年不返。
国人很喜欢佳人遇穷书生的故事,戏曲中有很多,这里也有一个类似的故事。燕将乐毅带五国之兵攻齐,齐湣王逃到莒,被楚将所杀。太子法章闻变,更衣为穷汉,自称临淄人王立,投太史敫家为佣工,为之灌园,力作辛苦。太史敫有女,偶游园中,见此帅哥,大悦,经常派侍女给其衣食,时间一长就很亲近。法章私下告知太史女自己的身份,太史女于是与之私订终身,并有男女之事。后来齐国大臣渐渐汇集莒,访求太子,法章才现身,即位为襄王。田单火牛破燕,迎法章于莒,法章迎太史女为后,太史敫才知其女先以身许法章,怒:“如不取媒而自嫁,非吾种也。”终身誓不相见,襄王派人益其官禄,皆不受。王后则每年都定期派人致礼。
儒家很讲究礼,把礼作为选拔识别人的重要依据,所以有很多这样的故事。胥臣向晋文公举荐一人,说:“臣闻‘能敬者必有德’。在冀野,见一人方秉耒而耨,其妻馈以午餐,双手捧献,夫敛容接之。夫祭而后食,其妻侍立于旁。良久食毕,夫恃其妻行而后复耨,始终无惰容。夫妻之间,相敬如宾,况他人乎?”后来晋文公直接任用为大夫,就是高级领导。如果儒家道学家掌握了组织部,是否要汇报夫妻之间的细节来决定升迁,或者安装摄像头。
古代很少讲男女之情,也不知为什么,不象现在到处都是爱情,好象除了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其他东东了。所谓爱情至上,可以不食人间烟火。不过还找到这么个古代的故事作为注解。宋康王到封父出游,见采桑女很美,是舍人韩凭的妻子息氏。康王让人劝韩凭献其妻,韩凭问息氏,息氏不愿意。康王派人到韩凭家抢走息氏,韩凭见息氏远去,遂自杀。康王对息氏说:“我是宋王,能使人富贵,也能杀人。你丈夫已死,如顺从我,就立你为后。”息氏却从高台之上跳下而死。息氏留信,希望能于韩凭合葬,康王怒,故意埋到两处,使东西相望。一夜,文梓木生于二冢旁,十多天长了三丈多,其枝自相附结成连理,有鸳鸯一对飞集于枝上,交颈悲鸣,名其树为相思树。

(此贴只以《东周列国志》的内容为依据,未考证历史,那应是有关专家的事)


"+userLink+""; $('miniAd').show(); } }, onFailure: function(){} }}); } showMiniAd();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