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摄玩主

生活只能以玩为主,任时光在玩乐中流逝

 
 
 

日志

 
 

雾锁石漫滩  

2010-03-21 11:24:23|  分类: 旅行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漫滩水库,位于河南舞钢寺坡街道的南侧。舞钢市,原为舞阳县的一部分,因铁矿而闻名,战国以来就是冶铁重地,据说龙泉宝剑就是用这里的龙泉水淬火制成,1970年成立平舞工程会战指挥部负责兴建舞阳特厚钢板厂,后来又划舞阳县南部6个公社成立河南省革命委员会舞阳工区办事处,1990年才设立舞钢市,归平顶山管辖,是全国十大铁矿区之一。而石漫滩水库则要早得多,是建国后淮河上游兴建的第一座大型水库,始建于1951年。

我赶上了大雾,看到的是雾中的石漫滩水库。

舞钢汽车站就在水库北岸,水库大坝则在东边2公里多远的地方,有环水库的班车经过。

这是大坝两侧的景象。

雾锁的石漫滩也有别样的景色。

大坝下游的滚河河道。

大坝上可看到下游侧有日历式的纪念建筑,上面的日期是1975年8月8日。

上面的记事写着:原石漫滩水库建于1951年7月,是新中国在淮河上兴建的第一座大型水库,坝型为均质土坝。1975年8月5日至8日,石漫滩流域内发生历史罕见特大暴雨,8日零时30分,洪水浸坝,大坝溃决,下游人民生命财产损失惨重。前事不忘,后事之师,“75·8”洪水造成的灾难,应予记取。

这是一段大坝,上面注明“原石漫滩水库......”,是垮坝后的遗存。

这堆土上注明“原石漫滩水库溃坝遗址”,可看到土坝是什么样。现在的新坝是1993年9月重建,到1996年12月主体工程完工,是全断面碾压混凝土重力坝,筑坝材料由土变成了混凝土,以防洪为主、兼顾工业供水及旅游。

大坝一旁的高坡上有一座高耸的建筑,上面有钟的形象,大概有警钟长鸣的含义,侧面写有“石漫滩水库复建纪念”。

这里其实是个展览馆,是为了纪念“75·8”洪水造成的灾难而建,有很多图片。前言中写道:1975年8月上旬,受3号台风影响,河南省中南部地区,遭遇了一场特大暴雨的袭击。这场暴雨从8月4日至8日,历时五天,主要集中在5日、6日、7日三天。泌阳县林庄(板桥水库附近)4~8日总雨量达1631.1毫米,其中5~7日三天雨量为1605.3毫米,7日一天雨量为1005.4毫米,48小时、12小时、6小时、3小时、60分钟均创我国大陆点降雨量的最大记录。......这场暴雨为国内外所罕见,酿成了河南“75·8”特大洪水灾害。在这次特大洪水袭击下,河南省的驻马店、许昌、周口、南阳和舞阳工区5个地区的30个县市受灾。受灾人口1015.5万人,受灾面积1780.3万亩,倒塌房屋524.8万间,死亡2.6万人,冲毁京广铁路102公里,中断交通16天,影响南北正常行车46天,河道堤防漫决810多公里,决口2100余处(长348公里),失事水库62座(板桥、石漫滩两座大型水库,田岗、竹沟两座中型水库和58座小型水库),特别是板桥、石漫滩水库溃坝洪水经过的地方遭到了毁灭性的灾害,不少村庄荡然无存,水利工程损坏严重,直接经济损失近100亿元。

这是罪魁祸首7503号台风的路径图,这个台风没有像通常那样在登陆后迅速消失,却以罕见的强力越江西、穿湖南,在常德附近突然转向,北渡长江直入中原腹地,“在河南境内停滞少动”。8月5日“7503号”台风突然从北京中央气象台的雷达监视屏上消失了,那时我们还没有气象卫星,没人知道这已“消失”的台风正释放其可怕的剩余能量,一场建国后受灾面积最大、死亡人数最多的大水灾正在形成。

据事后分析,是伏牛山脉与桐柏山脉之间地带的地形对南来气流的作用造成了历史罕见的特大暴雨,三面环山的马蹄形山谷和两山夹峙的峡谷使水汽丰富的气流发生剧烈的垂直运动而产生降雨,这次最强大的雨带位于伏牛山脉的迎风面。大于1000毫米的降水区很集中,在京广铁路以西的板桥水库、石漫滩水库到方城一带,就是说平地会有1米的水,雨量惊人。据目击者描述暴雨时情景:从屋内端出脸盆,眨眼间水满;暴雨如矢,雨后山间遍地死雀。

这是石漫滩水库溃坝后的照片。石漫滩水库8月5日20时水位开始上涨,到8日0时30分涨至最高水位111.40米、防浪墙顶过水深0.4米时,大坝漫决,库内1.2亿立方米的水量以2.5万到3万立方米每秒的流量,在5个半小时内全部泄完,并造成下游田岗水库随之漫决。

几乎同时溃坝的还有板桥水库。板桥水库设计最大库容为4.92亿立方米,设计最大泄量为1720立方米每秒。而它在这次洪水中承受的洪水总量为7.012亿立方米,洪峰流量1.7万立方米每秒。8月5日晨板桥水库水位开始上涨,到8日1时涨至最高水位117.94米、防浪墙顶过水深0.3米,大坝在主河槽段溃决,6亿立方米库水骤然倾下,最大出库瞬间流量为7.9万立方米每秒,在6小时内向下游倾泄7.01亿立方米洪水。

板桥水库溃坝洪水进入河道后,又以平均每秒6米的速度冲向下游,在大坝至京广铁路直线距离45公里之间形成一股水头高达5-9米、水流宽为12-15公里的洪流。因通讯不畅,下游很多地方并没有得到相关消息而进行人员撤离,造成重大人员财产损失,最近的文城公社受灾最严重,死绝227户,9600人遇难。

板桥水库垮坝1小时后,洪水冲进45公里外的遂平县城,火车站50吨的火车车厢都被冲走5公里,铁轨被扭成麻花形;83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一片汪洋,洪水过处大小村庄荡然无存,景象惨不忍睹,有些人是找到高地或爬到树上才躲过一劫。

网上找到汝南县在水灾后的两张照片,因距离远,水势已有所缓解,但积水仍很深。

8月9日中央召开紧急会议组成纪登奎为团长的中央慰问团,中央军委命令北京、广州、南京、武汉、济南、兰州、成都7大军区紧急出动陆海空7万余人急赴灾区,武汉军区司令员杨得志、政委王六生赶到救灾第一线,还出动了飞机、登陆艇、汽车,仅空投的食品(郑州等地饭店、居民做的大饼、馒头)就有2290吨,国家拨救灾款3.7亿多元,全国各地捐赠的物资折价也有3亿多元。图为中央慰问团副团长乌兰夫看望灾民。

这是属泌阳县的板桥水库,在汝河上游,1986年2月复建,1992年5月建成。

这是位于遂平县中心建设路上的“七五·八抗洪警醒纪念碑”,位于板桥水库下游汝河边的遂平县城在洪灾中受损最重。

“75·8”洪灾虽然是天灾,但也有一些人为的失误因素。1950年夏淮河发生水灾,促成了当年十月国家作出的《关于治理淮河的决定》,“治淮大战”由此拉开序幕,很快洪河上游修建了石漫滩水库,汝河上游修建了板桥水库,大跃进时期驻马店地区又修建水库100多座,指导思想为“以蓄为主,以小型为主,以社队自办为主”,曾被批评为“重蓄水灌溉、轻河道治理”,但未得到足够重视。当时水文资料很少,设计标准很低,后来曾按照苏联水工建筑物百年一遇设计和千年一遇做过校核,也对一部分设计标准偏低、施工质量较差、存有隐患的水库予以废弃,但河道宣泄不畅、堤防不固的问题仍存在,人们根本没想过板桥、石漫滩等大型水库有可能垮坝。事实证明,当时的雨量竟相当于人们所说“千年一遇”设计标准的两倍!

就算有一些建造不足,如果做好相应预案或应急措施得当也能减少损失,但这次也很不幸。“75.8” 暴雨经10个小时就超板桥水库的“千年一遇”的设计标准,水位迅速上升到接近最高蓄水位,因灌渠阻碍泄水不畅,大坝外的洪水淹没了水库的坝基,管理局院内积水达1米多深,电话总机室被水泡塌而造成电话线路中断,公路交通也中断。而且水库及附近完全没有防汛器材,没有木料、草袋、铅丝,也没有准备应付意外情况的炸药。板桥所在的泌阳县在危急中安排水库下游的板桥、沙河店的群众撤离,但河南省和下游驻马店地区的负责人因通讯中断而未能得到板桥水库的报警就认为这里没问题,在发生溃坝时下游多数地方的民众都没有来得及转移,才造成巨大损失。当时还是文革后期,天灾和人为的很多错误,使“75.8”做为世界上最大的垮坝事件而记录在历史上。


"+userLink+""; $('miniAd').show(); } }, onFailure: function(){} }}); } showMiniAd();
  评论这张
 
阅读(83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